久睡成瘾

不给糖,就捣蛋(万圣节篇)

补发,OOC,不喜勿喷,谢谢。

这天,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。吴邪赖在床上,翻了个身,裹紧了身上的被子,这时,胖子大大咧咧的闯了进来,吵醒了美梦中的吴邪。

“天真!天真!咋还睡着呢,太阳都晒屁股了,麻溜的起来。”

“嗯…死胖子,大清早的吵什么吵!”

“知道今天啥日子吗?”

“睡觉的好日子。”

“瞧小哥给你惯的,成天吃了睡睡了吃,都快成猪了。”

“滚!你的体型才是猪呢。”

“胖爷这身是神镖,说正事,知道今天啥日子不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落伍了吧,今天是万圣节。”

“那不是洋节么,你以前不是说作为中国人不过洋节的么。”

“胖爷我这叫与时俱进,咱仨在雨村住了这么久了,也该过过节,热闹热闹了。小哥前几天进山还没回来,估计今天该回来了,我俩布置布置,弄个大惊喜。”

“过万圣节不应该是只有惊吓吗?”

“管他的,赶紧起来,我们去城里买东西去。”

吴邪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,收拾东西跟着胖子出门了。街上充斥着各种跟万圣节有关的物品,俩人东挑挑,西捡捡,买了一些彩灯,塑料南瓜,糖果,一些装饰的小玩意,胖子还挑了一些蔬菜肉类,打算今晚大显身手,做顿好吃的。回到家后,胖子把装饰的任务交给了吴邪,自个拎着食材做饭去了。吴邪看着眼前这些小玩意,一阵头疼,要他一个大男人去装饰屋子可真是难为他了。一阵捣鼓后,总算装饰完了,吴邪累瘫在了沙发上,趴着不动了。外面已是接近黄昏,张起灵正好巡山回来,看着门前的彩灯,各种大南瓜,无言的走进屋内,看见趴在沙发上的吴邪,放轻了脚步,走了过去,手轻轻覆上了吴邪的头。

“吴邪,别在这睡,会着凉。”

“唔…嗯…小哥,你回来了啊。”

“嗯。”

吴邪从沙发上爬起来,揉了揉酸涩的眼睛,坐了起来,这时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类菜肴,香气扑鼻,胖子端着糖醋鱼走了出来。

“呦!小哥回来了,来来来,你俩赶紧去洗手吃饭了。”

 饭后,三人坐在沙发上,看着电视,桌上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糖果。这时,从外面走进来几个孩子:“不给糖,就捣蛋!”

“呦!哪来的小妖小怪。要糖得叫我什么呀!”胖子逗弄眼前的几个孩子。

“胖叔叔!”几个孩子齐声喊道。

“哎~真听话,来来来,胖叔叔多给你们些糖果。”

几个小身影一蹦一跳的拿着糖果走了,“呦,死胖子,啥时候跟隔壁那几个孩子混的那么熟了?”

“那是,胖爷我可是很受小孩子欢迎的。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俩人在一边拌嘴,张起灵静静的坐在一边,看着俩人,嘴角情不自禁的扬了起来。

晚上,各自回房后。

吴邪趴在床上,愉快的摆动着双腿,张起灵洗完澡出来看见空中摆动的白花花的小腿,眼神一沉,坐在吴邪身旁,吻上了吴邪的小腿,吴邪敏感的一颤。

“嗯…小哥,别闹。”

张起灵无视了吴邪的阻挠,从小腿一直吻上了吴邪的唇,唇齿交缠,丝丝甜味刺激着张起灵的味蕾。“甜的。”“我刚吃了糖,小哥,今天是万圣节……”说完吴邪从床上爬了起来,双腿分开,一屁股坐在张起灵的腿上,看着眼前这张前几天日思夜想的俊秀脸蛋,凑到张起灵耳边轻声说道:“所以不给糖,就捣——蛋——。”张起灵看着眼前露出狡黠笑容的‘小恶魔’,下身不自觉的有了反应,拿起一颗床上散乱的糖果,用嘴撕开了外包装,将糖含进嘴里,覆上了吴邪的唇,草莓的甜味在俩人的唇间漫延开来,一阵激吻后,吴邪媚眼如丝的望着张起灵,张起灵喉结微动,凑到吴邪耳边用低沉的声音说道:“糖给你,你给我……”吴邪被他磁性的声音撩的整个人都酥软了,瘫在张起灵怀中喘息,不服输的反撩道:“都给你,起灵哥哥……”这声‘起灵哥哥’彻底让张起灵丢了神智,反身将吴邪压在身下,狠狠吻上了‘小恶魔’的嘴。

一夜旖旎。

第二天胖子顶着黑眼圈,心里默默发誓:TM的再也不过万圣节了!


吸血鬼篇的车

一辆小破车,新人开车,不喜勿喷,谢谢。

前文走这


ABO篇

设定:Alpha瓶×Omega邪,两人已经在一起,并且有了张小邪。带有一点黑金古刀Play(灵感来源于《魔道祖师》避尘),新手开车,请多见谅,不喜勿喷,谢谢

正文走百度网盘,链接放评论

设定:人类瓶×魔女邪,OOC,不喜勿喷,谢谢

7、魔女篇

   在这个腐败的城市里,充斥着糜烂的味道,形形色色的人们带着各种不同的面具行走在路上。在一个阴暗的小巷中,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地上,衣衫褴褛,宛如一个乞丐。他从小就被遗弃在路边,直到有一天一个老人看他可怜才将他带回家中抚养,起名张起灵。但是老人的儿子和儿媳妇却并不喜欢这个孩子,受自己父母的影响,他们的儿子也十分讨厌他,甚至经常欺负他。尽管如此,他仍然一声不吭默默承受着一切,他明白自己能够活下来都要感谢收养自己的老人,因此他不能让老人为难。可是好景不长,老人不久便患病去世了,老人的儿子便将他赶出了家门,那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他站在雨中,望着远处老人遗体的方向,跪了下来,磕了三个头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他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,他不知道要去哪里,也不知道今后要怎么生活下去,他只知道,这世上唯一对他好的人离开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吴邪散漫的走在路上,难得天气这么好,正好他心情不错,便出来闲逛。突然,他看到在小巷里,有个瘦小的身影蜷缩在地上,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吴邪向那个小巷走去。张起灵听见了脚步声,但他饿的实在没有力气动弹,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。吴邪慢慢接近眼前这个小小的孩子,他全身上下都是破破烂烂的,手上脚上都是大小不一的伤口,一头乌黑的头发,眼睛微睁着,但是眼中却没有孩子应该有的天真快乐,只有深深的绝望和沉寂,看着着这双乌黑却没有神采的眼眸,吴邪的心微微一痛。他小心翼翼地将张起灵揽进了怀中,仔细查看他身上的伤口,张起灵微微一愣,他感受到了从吴邪身上传来的暖意,这是他第一次会到名为“温暖”的东西,他看着眼前的人,披着黑色的斗篷,一头栗色的长发自然垂落在肩上,双眸溢满了他看不懂的怜惜。吴邪握着张起灵小小的手,张起灵的身体逐渐被光亮包裹起来,伤口渐渐的都愈合了,张起灵察觉到他的身体里有一股暖流,他的身体不在那么冰冷,充满了暖意,吴邪用自己的魔力治愈了眼前这个孩子,甚至将自己的寿命分了一半给他,以后他们会在一起生活很久很久……

   吴邪虽然是人们口中说的“魔女”但实际上他是一名男性,留长发纯粹是因为他懒得剪,虽然他总是被人类视为异类,被人们讨厌和驱逐,但是他自己却爱着人类,对人类总是抱持着善意,眼前这个孩子更是让他心疼。他将张起灵带回了自己的居所,虽然是“魔女”,但是他的住所却和普通人一样,普通的家具,普通的绿色植物,但屋内却带着吴邪身上独有的气息,一进入这里,张起灵就感到了莫名的安心、温暖。吴邪放下张起灵,对他说道:“你就住这里,和我一起。”听见吴邪要和他一起生活,张起灵仰着头看着他,眼泪不受控制的流淌了下来,吴邪蹲了下来,轻轻的抹去了他的眼泪,温声细语的问:“好吗?”张起灵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自那以后,张起灵便成了吴邪的小尾巴,走到哪跟到哪,洗衣服的时候跟着,煮饭时跟着,就连洗澡上厕所也跟着。吴邪却一点都不觉得厌烦,甚至觉得这个小尾巴有点可爱,时不时揉揉他的头,捏捏他的脸,张起灵任他蹂躏自己的头发和脸蛋,甚至觉得有点高兴,只不过从小他就习惯把所有的事情藏在心里,因此总是面无表情,一副面瘫脸,但是他心里是真的觉得高兴和快乐。

   许多年后

“走开,别抱着我。”吴邪嫌弃的对着身后俊朗的青年说道,吴邪没想到小时候那个可爱的“小尾巴”如今长成了和他差不多高的“大型犬”,分外的粘人,一天到晚都粘在自己身边,每当吴邪想要赶他走开时,张起灵都会用他无辜的眼睛面无表情静静的看着他,并且无辜的喊道:“吴邪。”吴邪对着他这样的眼神和嗓音根本没有抵抗力,只好让他粘着。心里想着:这小子该不会是故意的吧。张起灵也确实是故意的,他知道吴邪对他的眼神和嗓音格外没有抵抗力,直到后来张起灵将吴邪拐到床上后,都是用这无辜的眼神和他充满磁性的嗓音让吴邪举手投降的。

   直到第二天吴邪扶着腰才反应过来,TM的张起灵把他这个“魔女”给上了!

END

图片来源百度,仅作参考



设定:大瓶×小邪,OOC,不喜勿喷,上学前的一更,以后可能就是不定时更新了,谢谢各位的喜欢和关注,在这里鞠躬感谢。

6、幼齿篇

“快点,快来抓我呀……”不远处传来一阵孩子的嬉笑声,一个身影停在了吴家的门口,一身蓝色的帽衫,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,瘦削的下巴,挺拔的身姿。吴邪看见有人站在自己家的门口,丢下了玩耍的小伙伴朝着那抹身影飞奔而去,张起灵察觉到有人拽着自己的衣角,回过头盯着眼前这个幼小的身影。

   吴邪瞪着湿漉漉的大眼睛问道:“你是谁?来我家干什么?”

   张起灵无言的看着吴邪,两人陷入了沉默。这时吴三省从里面急急忙忙走了出来,打破了俩人的沉默。

“请问你是?”

“张起灵。”

   当张起灵说出了这个名字,吴三省的脸瞬间严肃了起来,毕恭毕敬的说道:“快请进。”

“三叔,他是谁?”

“小邪,你别在这添乱,去,出去玩去。”

“就不,你先告诉我这个大哥哥是谁。”

“什么‘哥哥’,别瞎叫,叫叔叔。”

“叔叔?可是他看起来很年轻啊。”

“小孩子懂什么,要你叫就叫。”

   吴邪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哥哥,拽了拽他的衣角问道:“大哥哥,你说,你要我叫你叔叔还是哥哥?”

   张起灵看着拽着自己衣角的小手,对着吴邪说道:“随你。”

“听见了吧,大哥哥说随我的。”

   吴三省无奈的瞥了眼吴邪,心里对着这个淘气的侄子真是又爱又恨,“不好意思啊小哥,这孩子调皮的很。”张起灵看了他一眼,没说什么便向里走去。小小年纪的吴邪却意外的敏感,他望着那个离去的背影,不知为何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难过,他不知道的是,自那日看见那个孤寂的背影起,他的心里便悄悄的住进了一个人。

   吴邪求着吴三省将人留下来,张起灵也没有地方可住,便答应了。接下来的日子里,吴邪只要一有空便会去找张起灵,他知道这个大哥哥不喜欢说话,所以总是吴邪再说,而张起灵在一旁默默地发着呆,为了逗张起灵开心吴邪总是挑有趣的故事讲给他听。这天,吴邪有点不开心,看着张起灵那张面瘫脸更是不高兴了,于是他走到坐在台阶上发呆的张起灵的面前,用自己小小的双手,拍着张起灵的脸问道:“大哥哥,你怎么总是不说话,小邪今天不高兴,你陪我玩好不好。”看着眼前这个双眼湿漉漉,满脸写着‘不高兴,快哄我’的孩子,张起灵破天荒的答应了。吴邪顿时心花怒放,高兴的跳了起来,一边跳一边跑还一边喊道:“大哥哥,答应了!大哥哥,答应了!”看着这个欢脱的小身影,张起灵第一次露出了淡淡的微笑,吴邪回头看见张起灵那抹淡淡的笑容,顿时觉得眼前这个大哥哥真好看,于是便跑到张起灵的面前说道:“大哥哥,你笑的真好看,小邪喜欢你笑的样子,我将来可不可以娶你。”张起灵听吴邪说要娶他,微微一愣,说道:“我是男的。”

“没关系,小邪喜欢你,你是男孩子小邪也喜欢。”

“等你长大。”

“等我长大了就能娶你了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好,那我们拉钩钩,等小邪长大了就娶大哥哥。”小小的手指伸到了张起灵的面前,张起灵觉得等到吴邪长大了也不会记得他了,抱着哄孩子的心态伸出了手指。

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,不许变,说谎的是小狗。”

   微风轻轻拂过,见证这个小小的孩子出自真心的约定。

“那我们说好了哦,骗人的是小狗。”

“嗯。”

   第二天,张起灵悄无声息的离开了,因为还有很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完成,他没有和吴邪告别,因为他不知道今后是否还会再见,他看了看自己的小手指,勾了勾唇角。

   吴邪找遍了整个房子都不见张起灵的身影,便跑去问吴三省:“三叔,大哥哥呢?大哥哥去哪了?”吴三省微微叹了口气,“走了。”吴邪一听张起灵走了,还没有告诉自己便大哭了起来,“呜呜……呜……,大哥哥……是,是个骗子,呜……”

   许多年后,曾经天真可爱的小小少年长成了温润如玉的青年吴邪,曾经儿时定下的约定他没有忘记,他一直都在等他,等那个答应嫁给他的大哥哥。一天放学的傍晚,吴邪走在回家的路上,一抹蓝色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,他朝着那个身影飞奔了过去,拉住了他的袖子。

“大哥哥,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?”

“记得,我来娶你了。”

END

小番外:

“小哥,我觉得小时候把你叫年轻了,你的年龄都能当我爷爷了,当时应该听三叔的喊你‘叔叔’。”

  张起灵双眸一黯,将吴邪扛了起来,扔到了床上,在他耳边说道:“叫爸爸。”

   接下去就自个脑部吧,反正吴邪第二天是连床也下不了了。


设定:王爷瓶×劫匪邪,OOC,不喜勿喷,谢谢

5、古代篇

    风和日丽,鸟语花香,一辆马车缓缓地行驶在山间的小路上。在不远的草丛中,传来一阵悉索声。

“老大,有人来了。”

“终于有人来了,小爷蹲的腿都麻了。”

“老大,我们现在冲出去吗?”

“你是不是傻,这么冲出去待会人都跑了。”吴邪一巴掌扇在了小弟的头上。

“听好了,待会分两批人,一批跟我从正面上,还有一批从后面包抄断了他们的后路,听懂了吗?”

“是,老大!”

“小声点,你想把人吓跑吗?”吴邪举起手,一巴掌又落在了他的头上。

“老大,你轻点,会变笨的。”

“就你,也聪明不到哪去,人过来了,行动!”

   一伙人小心翼翼地向马车围拢了过去,赶车的小斯仍然不紧不慢的赶着车。

“王爷,坐了这么久的车,您要休息会吗?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您这次回来,夫人一定会很高兴的,她可一直都盼着您回去呢。” 

“嗯。”

   突然,四周冲出了数十人,将马车团团包围了起来。小斯吓了一跳,赶紧拉了拉缰绳,让马车停了下来。

“吁,什么人?”

   吴邪缓缓从草丛中走了出来,说道:“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小爷叫吴邪,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,小爷饶你们不死。”

“大胆!你知道这是谁的马车吗?”

“管你是谁的马车,要过这座山就得留下买路钱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张起灵缓缓地撩开了帘子,从马车上走了下来。细细的打量着眼前打劫的人,一双琥珀般的眼睛,青丝垂落在肩上,风轻轻拂过,便随着飘扬起来,整个人都显得桀骜不驯。在张起灵细细打量着吴邪的同时,吴邪同样也在打量着张起灵,心里惊叹这人长得如此好看,宛若天人,看着他如墨般漆黑的双眸,吴邪的脸不禁微微一红。

“王爷,这人他……”

   张起灵挥了挥手,打断了小斯接下来的话。

“你是王爷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那好,把你们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。”

“只有碎银。”

“碎银?一个王爷身上怎么可能只有碎银。”

   这时一旁的小弟走到吴邪的身边,悄悄地说:“老大,他们身上好像真的没有值钱的东西,要不把人带回去,然后让他们家里人来赎,他是王爷,府里肯定有很多值钱的宝贝。”

   吴邪想了想,“行,就这么办,你小子总算聪明了一回。”

“嘿嘿,都是老大教的好。”

“既然你身上没钱,那你就跟我回去,等人来赎你吧。”

   张起灵皱了皱眉,思索了片刻,点了点头。

“王爷,万万不可,你要是跟他们走了,我回去没法交代啊。”

“无妨,你暂且先回去,帮我跟母亲说一声,叫她不用担心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不会有事。”

“好吧,那王爷您千万小心。”

   吴邪想到这“美人”王爷要跟他回去,心里不知为何美滋滋的,态度上也不自觉地好了许多。“请吧,王爷。”

“带路。”

   寨子里的人听说他们的老大带了个“美人”回来,纷纷都围堵在寨门前,吴邪回来看见这么多人来迎接他回来,内心感动了一把,这时旁边有人说道:“老大,你带嫂子回来了。”吴邪顿时血气上涌,吼道:“瞎说什么呢,你们很闲吗?都围在这干什么?”

“这不是来看嫂子嘛。”

“滚滚滚,都滚去干活去,小心老子揍你们。”

“老大要打人了,赶紧跑啊。”

  人群一哄而散,只剩下张起灵和吴邪面对着尴尬,吴邪率先打破了尴尬。

“那个,王爷,我还不知你叫什么。”

“张起灵。”

“那我能喊你小哥吗?毕竟你的身份叫王爷、叫名字都不合适。”

“随你。”

“好嘞。那个,小哥,暂且委屈你和我一间房,我们这里没有那么多的房间。”

“无妨。”

   就这样过了几天,吴邪和张起灵也渐渐熟稔了起来,他们渐渐的无话不谈,心中对彼此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。又过了数日,小斯带着金银珠宝来到了山寨,找到了吴邪,说要把人赎回去,张起灵站在一旁,低着头,看不清神情,吴邪想到张起灵要回去,脸上难掩失落。

“既然赎金已经送到,王爷你也该回去了,咱们在此别过。”

“吴邪。”

“你走吧,我就不送了。”说完吴邪背过了身,他怕张起灵看穿他的不舍,看穿他对他不一样的心思,他也因此错过了张起灵眼中的不舍与思慕。

   张起灵看着吴邪的背影,对他说道:“等我。”

   张起灵走后,吴邪变得魂不守舍,总是在发呆。他的小弟们看了都于心不忍,想着他们老大真是个痴情种,嫂子怎么忍心就这么走了呢,于是他们决定带着老大出去打个劫,放松放松心情。吴邪就这么被他的小弟们生拉硬拽给拽出去了。草丛里吴邪还在回想着张起灵和自己相处时的那段日子,这时,马蹄声打断了他的思绪,下意识地带着小弟们冲了出去,喊道:“打劫!”

“不必,我的心你已经劫走了。”

   听着熟悉的声音,吴邪缓缓抬头,如墨般漆黑的双眸正带着笑意看着他。吴邪看着来人,露出了明媚的笑容,心里不禁想到:今天天气真好啊!

END


设定:神父瓶×吸血鬼邪,OOC,不喜勿喷,谢谢

4、吸血鬼篇

    位于城市的边缘有一座人迹罕至的教堂,这座教堂中只居住着一位神父,谁都不知道这位神父来自哪里,更不知道为何他一直守着这座教堂不愿离去,他们只听说这位神父叫做张起灵,据说他是为了防止吸血鬼入侵城市而守护在这里。但是,大多数的人都不相信吸血鬼的存在,都认为只不过是这个神父装神弄鬼罢了,渐渐的这个教堂便被人们所遗忘了。

    夜晚悄悄降临,天空悬挂着一轮明月,点缀着繁星,突然树林的深处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嘶鸣,一只只蝙蝠向着教堂聚拢,它们围绕着什么,渐渐的化身为一个人影,月光不知何时染上了鲜血般的红色,一切都显得万分诡异,人影在血红的月光的映照下渐渐清晰起来。一头栗色的头发,眼睛泛着诡异的红光,嘴角挂着邪魅的微笑,尖锐的獠牙在月光下更加显得有点可怖,一身中世纪的服装,整个人看起来既纯粹又有点魅惑。来人正是张起灵等待的对象:吴邪。

“小哥,我来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小哥,别那么冷淡嘛,自从我认识你,你就不怎么说话,都快成哑巴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算了,我饿了,给我血。”

   神父默然转身向教堂走去,吴邪撇了撇嘴,跟了上去,他十分‘讨厌’这个人类,虽然他长得比自己还好看,但是性格闷的要死,整个人跟个闷油瓶似的,至于为什么那么‘讨厌’他还向他要吃的,这得从几个月前说起。吴邪自出身起就不知道父母是谁,一个人四处流浪到这里,有一天晚上他实在肚子饿的难受,打算找个人类饱餐一顿,虽然他十分讨厌鲜血的味道,但是,饥饿更让人难以忍受。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亮光,便循着光找到了这个教堂,发现窗前有个人正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看些什么,吴邪便决定下个目标就是他了,他化成血雾从窗户无声无息的接近他的猎物,张起灵眉头一皱,察觉到了有入侵的吸血鬼,不知从哪里掏出一瓶圣水,向那团血雾泼去,吴邪沾染了圣水,浑身变得绵软无力,倒在了地上,还好他不是一般的吸血鬼,否则现在早就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吴邪气鼓鼓地向他的猎物吼道:“喂!你干什么?”

“你不该来这里。”

“凭什么,小爷我想去哪就去哪,你是这里的神父?”

“……”

“算了算了,这么闷,整个一个闷油瓶似的。我饿了,我要喝你的血。”

   张起灵有点惊讶,他还是头一次看见吸血鬼这么要血的,看着眼前这个单纯又有点傻气的吸血鬼,张起灵几百年不曾跳动的心,突然泛起了一丝涟漪。

“你叫什么?”

“小爷叫吴邪,那你叫什么?”

“……张起灵。”

“既然我们认识了,那你就给我你的血吧。”

    张起灵瞥了他一眼,缓缓伸出了手臂,吴邪见这个神父这么好说话顿时有点讶然,‘不会有什么阴谋吧,不管了,填饱了肚子再说。’獠牙刺入雪白的手臂,鲜血流过喉咙,香甜的味道让吴邪欲罢不能,这是他有史以来喝过最好喝的血,半饱后,吴邪舔了舔嘴唇,回味着刚才的美味,这么好喝的血他可不想一次性吸尽,他要留着以后慢慢享用。当然最后是谁享用了谁就不好说了。突然,一阵燥热涌了上来,吴邪苍白的脸变得绯红,让他更加显得魅惑诱人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我觉得有些热。”

“我的血会催情。”

“什么,你不早说,额……好热,好热,小哥,帮……帮帮我,嗯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吸血鬼变得娇喘连连,媚眼如丝,张起灵心中荡开的涟漪变成了惊涛骇浪,他不自觉的向着吴邪走去,将他放到自己的床上,褪尽他的衣衫,主动覆身上去。

“小哥,你干嘛?唔……轻,轻点……”

   一夜旖旎

   看着怀中的吸血鬼,张起灵第一次觉得吸血鬼或许并没有那么令人厌恶,张起灵自身是继承始祖血脉地混血吸血鬼,一直一个人孤独地活着,本以为终将是一人,本以为吸血鬼是令他厌恶地存在,直到遇到了吴邪,他冰冷的心第一次有了融化的迹象,他想至少以后不会在是一个人了。

   自那以后,神父和吸血鬼便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。

END

小番外:

“吴邪,你该进食了。”

“不要,昨天我已经进过食了,今天可以不用了。”

“不行。”

“不要就是不要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昨天做了那么多次,害得我下不了床,今天说什么也不做了。”

   张起灵勾了勾唇角,在吴邪的耳边说道:“由不得你。”

“唔……别,不要……啊……”


设定:昆明犬瓶×拉布拉多邪,OOC,不喜勿喷

3、动物篇

   坐落在某市的一家警局里,有两只团宠,是局里有名的警犬,一只是昆明犬张起灵,另一只是拉布拉多,名字叫吴邪。他们的饲养员是一个胖子,人称王胖子。这两只警犬在他的悉心照料和训练下,曾为他们警局立过大功,因此,备受其他警务人员的喜爱,人人见到了都要上去喂些好吃的犒劳两位功臣。尤其是吴邪因为性格温和,长得也可爱,每次都能收获一大堆的零食和小吃,每次吴邪都会把得到的好吃的分给张起灵,尤其是他最喜欢的牛肉干,而张起灵则每次都会吃掉吴邪给他送的牛肉干,吃完后看着吴邪吃的满嘴的碎屑,都会默默帮他舔掉,刚开始吴邪还会不好意思,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了。

“小哥,你快来,漂亮姐姐们又来送吃的了。”吴邪不停地晃动着尾巴,一副乖巧的样子让女警们纷纷想要伸出手撸一撸吴邪的毛。

“呜呜……”张起灵紧紧盯着女警们伸出的手,低鸣着,漆黑的眸子,难得流露出了一丝焦躁。

“姑娘们,小心点,别碰坏了我家的天真。”胖子赶紧救场,他可知道,这吴邪可是张起灵的宝贝,别人一旦想碰,这小哥铁定得生气,到时候还得自个劝着。

‘说来也奇怪,平时这小哥顶多就盯着她们看看,她们撸完吴邪走了也就没事了,这最近是怎么了,好像有点焦躁,哎呀!该不会是——发情?’

“小哥,刚刚叫你,你怎么不理我呀?看,那些姐姐给我们带来了好多好吃的,还有牛肉干呢,给,小哥。”吴邪叼着牛肉干放到张起灵面前。

“不用,你吃吧。”说完便掉头离去。

“小哥这是怎么了,难道不喜欢牛肉干吗?可是平时分给他,他都没拒绝呀,奇怪。”吴邪小声嘀咕着。

张起灵自己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,总觉得异常的焦躁,只要有人靠近吴邪,他就觉得很愤怒,忍不住想要向他们吼叫,还好他意志力够坚定,强行压抑住这股焦躁。最近他还是离吴邪远点,免得伤到他,张起灵暗暗下了决定。

于是,接下来的几天他们的相处模式变成了这样:

“小哥,我给你带牛肉干来了。”吴邪叼着牛肉干向张起灵欢快的小跑过去。

“不用。”张起灵默默转身向他的狗舍走去。

“小哥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这几天总是躲我呢,该不会是嫌我烦了吧……”吴邪叼着牛肉干耷拉着尾巴向自己的狗舍走去。

胖子看这俩小祖宗没有了往日的生气,决定帮他们一把,他走到吴邪的狗舍告诉他小哥最近生病了,让吴邪帮忙看着点,吴邪一听焦急地来回踱步……

晚上胖子将吴邪洗干净,将他带进了张起灵的狗舍,张起灵看见胖子将吴邪带进来时双眸一亮。

“小哥,最近我打算给吴邪狗舍装修,他就暂时和你住啦。”说完锁了狗舍离开了。

吴邪焦急的向张起灵跑去,“小哥,胖子说你病了,你还好吗?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看着眼前焦急的吴邪,他用鼻子拱了拱吴邪的下巴安慰着。“我没事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嗯。吴邪你好香。”

“是吗?刚刚胖子给我洗了澡。”

张起灵默默嗅着吴邪身上的味道,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焦躁……

“小哥,你干嘛!别闻我的屁股……”

接下来省略10000w字

后知后觉的吴邪才意识到,他的饲养员居然就这么把他卖了。

自那以后,吴邪再也没有回过他的狗舍。





设定:温柔班长瓶×炸毛班花邪,灵感来源于广播剧,ooc,不喜勿喷,谢谢。

2、校园篇

DM大学建筑系大二的某班,吴邪趴在桌上,正与周公约会。这一节课是吴三省的课,吴邪想着他三叔肯定不会介意在他课上睡觉的,更何况昨天熬夜打游戏实在困得不行,所以便心安理得的睡了过去。班长张起灵,看了他一眼,满是宠溺的微微一笑。

“天真,天真,快醒醒。”

“唔,干嘛,死胖子,别吵老子睡觉。”

“班花,快起来了,到点吃饭去了嘿!”

“滚!谁是班花,小心老子揍你!”

“嘿~这可是不是我说的,这是班里的妹子们说的,再说谁让我们小天真,长得‘清新脱俗小郎君,清水芙蓉弱冠人’呢?”

“滚滚滚,你TM才是小浪君,肉官人。”

“怎么说话呢,什么叫肉官人,你胖爷爷这身可是神镖,别人还没有呢。快点起来,咱吃饭去!”

“小哥呢?”

“呦~一起来就找小哥,小哥早就去吃饭了,就你还在这睡。”

“那个死闷油瓶子,吃饭也不叫一下我,真没义气。”

这时张起灵从后门走了进来,眼尖的女生们在旁边窃窃私语起来,秀秀上前问道:“班长,你手里拿着什么?”

“午饭,吴邪还没吃。”

“哦~班长你也太体贴了。”

周围的女生艳羡的看着吴邪,这时吴邪后背一凉,‘怎么回事,有种不好的感觉。’

秀秀朝着吴邪大声喊道:“班花,班长大人给你送午饭来了!”

吴邪闻言向后一转,大声吼道:“不许叫我班花!小哥?你不是去吃午饭了吗?”

张起灵微微一笑,“嗯,你没吃,给你。”

“谢谢啊,小哥。”吴邪脸渐渐的红了起来,刚刚还说人家没义气,现在都给自己带饭来了,有种做坏事被抓到的感觉。

“小哥,你偏心啊,咋就给小天真带饭,不给我带一份呢?”

张起灵瞥了他一眼,“你没说。”

“小天真也没说啊,得,这差别待遇,算啦算啦,胖爷吃饭去了,待会该被狗粮喂饱了。”

“死胖子,瞎说什么呢你!谢谢你啊,小哥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“班花,班长这么体贴贤惠,你就嫁了吧。”

“就是就是,班花,这下你的终身大事也不用我们愁了。”周围的女生们纷纷调侃。

“去去去,你们这帮腐女,小爷是男人,怎么说也是娶,才不是嫁。”

“班花,醒醒吧,你觉得你压得过班长吗?”

“哎~每一个小受都有一个反攻的梦想啊,可惜只能想想。”

“小爷,才不是受,还有别叫我班花。”吴邪气鼓鼓的反驳道。

“吴邪,先吃饭吧。”张起灵打断了他们讨论嫁娶的问题。

“哦。走走走,小爷要吃饭了,不跟你们一般见识。”

“嘻嘻,那你好好吃饭吧,班花。”

“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。”说完都纷纷离去,留下吴邪面红耳赤。

“小哥,你别听她们瞎说。”

“嗯,我娶你。”

“咳咳咳,小哥你刚刚说什么?”

“吴邪,你愿意让我一直帮你送饭吗?”

“小哥,你,你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喜欢你,班花,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

吴邪呆愣在了原地,‘闷油瓶刚刚说喜,喜欢我,我该不会是做梦吧。我对他也……’

“我,我也喜欢你,还有不准叫我班花!”

“嗯。”张起灵宠溺的笑了,握紧了吴邪的手。

小番外:

“哎哎哎,手握在一起了。”

“终于,我们的班长大人拿下班花了。”

“嘿!嘿!嘿!你们这帮小姑娘看什么呢?让胖爷我也看看。”

“嘘,小声点,你看。”

“呦~瞧天真这害羞的小媳妇样,还好小哥没让肥水流入外人田啊!”


最好的他们

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,不定时更新,如有雷同实属缘分。

设定:平行时空不同的他们,但都拥有美好的结局,私心想让他们都好好的,此篇为盗墓背景,十年之约已到,吴邪接小哥时,微黑花。

1、盗墓篇

十年说长,长到一个原本天真无邪,不谙世事的小三爷变成道上令人闻风丧胆,谈之色变的吴小佛爷;说短,短到就算过了十年还是让他放不下心中那抹清冷的身影。

十年后,雪山上。

吴邪、胖子、小花还有瞎子带着众人一步一步的向雪山之上走去,一路上,吴邪心里既兴奋,又有点担忧。解决汪家之后吴邪就打算带着小哥和胖子归隐山林,舒舒服服的过隐居生活,在不问世事,如今这个愿望就快实现了。

青铜门前

“胖子,鬼玺呢?”

“这儿呢,给。”

吴邪接过鬼玺,向门前的凹槽放去,拔出腰间的大白狗腿向手心划去,血溅落在地上,染上了一抹刺眼的红色,他将手放在了鬼玺上,血液通过鬼玺渐渐渗入凹槽中。门,发出沉重的响声,渐渐的打开,从黑暗深处缓缓走出了一个人,还是那件蓝色的帽衫,还是那张毫无波澜的面瘫脸,张起灵渐渐的显现在众人的面前,那双如古井般幽深的双眸停留在了吴邪的身上。吴邪察觉到了他的视线,心中有点惴惴不安,他早已不是曾经那个天真无邪了,这样的他小哥会接受吗?张起灵慢慢的向吴邪走去,停在他的面前。

他说“吴邪,你——老了。”

吴邪心中一颤,是啊,经历了太多,岁月还是在自己身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,不过幸好,至少他没有说“你变了。”

“小哥,我们回家吧!”

张起灵静静的看着他,点了点头,“我们回家。”

这次张起灵主动的牵起了吴邪的手,吴邪手略微一颤,他的手有点凉但是却仍然那么温暖,吴邪觉得这股暖流进了他的心里。

“哎呦,真是没眼看,刚接到人就在那秀恩爱,可怜了我们这帮单身狗啊!”胖子在一边调侃道。

“胖爷,此言差矣,不是我们,是你。对吧?媳妇。”黑瞎子说着,搂上了小花的肩膀。

“滚!谁是你媳妇。”

“哎~这一对对的就胖子我一个孤寡老人,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,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啊……”

他们相视一笑,今后的日子他们会一直这么走下去。

小番外:

雨村

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地上,床上,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,吴邪靠在张起灵的怀里,张起灵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看着怀中的人儿,吻上了吴邪的额头,吴邪蹭了蹭张起灵的脖颈。

“唔,小哥,早啊。”

“早,吴邪。”

“再睡一会吧,好困。”

“嗯,睡吧。”吴邪渐渐闭上了眼睛,沉沉睡去,手不自觉的拽紧了张起灵的背心,‘吴邪,我不会走了,我爱你。’张起灵搂紧了怀中的可人儿,渐渐沉入了梦乡。

外面阳光正好,屋内一世安稳。